我要茨木小天使

骗局

*不会起名,只好随便弄一个。(。í _ ì。)
*语文差,不仅小学文笔,逻辑也混乱,所以不喜勿喷。(。•́︿•̀。)
*可能ooc,慎入(๑•̀ω•́๑)
*结局不定,较虐(つд⊂)
夜色渐深,黯淡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一张疲惫的脸上,衬的越发苍白。荒静静地坐在沙发上,等待某个人回家。整个屋子一片寂静,唯有钟表滴答滴答的响声提醒他时间在逐渐流逝。
他呆呆地看着钟表,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二。钟表声愈加清晰,迫使他睁开快要闭上的双眼,忍着剧烈的头痛抬头盯着那扇纹丝未动的门。半响,荒低头苦涩地笑了一声,直觉告诉他,一目连今晚依旧住在外面。他似乎已经记不清他像这样等了多久了,只知道他们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。每次他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家,都没有那人为他点着灯等他。面对空荡荡的房子,他只觉心酸,却也无可奈何。
好友曾经和他说过,“你这样放任他自由,你不担心?”他当时笑着摇头,说他信任他。关于一目连不想说的事,他从不追问,他几乎把全部信任都给予了他。

过了一会儿,荒实在抵不住困意,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一目连回到家时,就看到荒趴在沙发上睡着,连衣服也没有换。荒一向浅眠,他刚回来就睁开了眼睛。面前的人那双海水般湛蓝的眼眸此时布满血丝,嘴唇发白,头发也凌乱地散着,一副疲惫至极的样子。看样子是等了自己一夜吧,他想着,一瞬间的惊恐紧张全数变为心疼。“荒,你怎么不回房睡觉?你……头疼不疼?”荒抬眼看他,对方翠绿的眸子里满是心疼,可荒还是捕捉到了一丝愧疚。“连,你为什么没回来?”一目连心里一紧,几乎不敢看他。
“我……”
荒起身抱住他并阻止了他的话,“以后不要这样了好吗?”
“嗯。”一目连把头埋在他怀里,松了口气。
然而罪恶感没有立刻消失,他甚至更加不安。他知道荒很爱他,从不逼他说他不愿说的事,所以这让本就犯错的他更加内疚。
不过,荒,很快就会结束了,我会好好爱你的。

荒开了一家公司,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,几乎抽不出时间回家陪一目连。最近又有个大项目,他不得不经常工作到晚上,有时头疼的毛病犯了就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。他很内疚不能经常陪在恋人身边,但一目连很善解人意,从未向他抱怨。他想,等这段紧张的时期过去后,一定要天天陪着他。可没想到,等自己终于熬过去满心欢喜地回家时,那人却不在。之后的晚上他也没回来,而到了早上荒又要早早地起来工作。
这次实在头疼便起来晚了,却正好看到了彻夜未归的一目连,对方紧张的样子让他疑惑又难过,然而把他抱在怀里后对方的体温又让他无比安心,最后一点伤心也释然了。

他还是那个得到糖果就欢喜的孩子,天真到愚蠢。

不知道我写的大家看明白没有?(。í _ ì。)荒因为项目的事工作很忙再加上头疼就一直住在公司。连连以为他暂时不会回来就偷偷跑出去了【原因在后面呢】,但是荒恰好回来了,之后一直等他来着。然而连连不知道,还以为荒只回来一个晚上呢,荒也没有戳破,虽然难过但也一直信任连连。( ๑ŏ ﹏ ŏ๑ )

希望这回发对了吧(๑•̀ω•́๑)